离别明基(4)

  撰文时间:2007-04-13 23:46:27

  激情是需要点燃的,就像我现在开始续写《离别明基》一样,也归功于Jaky的点燃,Jaky说我的文章中把他的名字给漏掉了,真是非常惭愧的事情,Jaky这样的老友怎么会漏掉呢,赶紧去去把文章修订了一下。Jaky说“你写的东西太有名气了,前阶段几个同事还说这事呢,今天居然看到了”,无疑是读者给作者最大的鼓励,于是我决定临时放下手头写到一半的报告,续写一篇《离别明基》,其实作这样一个决定是很有挑战的,因为这转发间离开明基已经快一年了,而我的记忆向来是不太好的,看来这次有必要查一查我的日记本,还好我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
  文接上回,做完ClubBenQ之后,不对,准确的称呼是Town4.0,做到最后才临时改了名字,是借着一个小的模块更名的,就是和Anders合作的无线频道,就是做彩铃下载的,后来还与Jean合作开发过一个下载中心,就是放一些广告啊,图片之类的,这一切堆在一起,才能够叫作ClubBenQ吧,后来这个项目移交出去了,因为HI4不再接BQC那边的此类项目,后来BQC那边寻思着转到HI5,后来好像转得不成功,又外包给GURU了,有一次因为缓存的问题,GURU的同仁还叫我过去帮忙看过一次,当时似乎是硬是把一个博客系统接到系统中了。
  做完ClubBenQ,我迎来了一个苦大愁深的项目,ITP,后来改名CSP,Spool带着我做的一个项目,项目的PM是Alan,这个CSP是典型的叠代式开发,从1.0一直做到1.6.xx,alan同志写需求很有特点,跟写武侠小说似的,从来都是文字满篇,很少有图形或者图表,而且修补功力非常强,一个那样的系统,每次不管需求有多大,他都能变着法儿整合到旧有的系统当中。但这个系统在开发过程当中有一个重大的缺陷,那就是一味的追求操作效果,用Web在模拟Excel的操作,为了效果而效果,结果最终形成的局面是我写了有始以来而且将来基本上不可能超越的一个超级长的页面,后台代码三千行,前台JS代码也有五六百行,其实不用说别的,一个页面写到这么多行,肯定是非常差的,实际上也确实比较不理想,后来产生了非常多的问题,有很多潜在的BUG,性能也不理想,优化了N次,更要命的是这个页面基本上已经很难再添加什么新的功能了。这个系统其实就是为了内部代理商的产品定价系统,后来因为JoyBee和JoyBook两条产品线有特殊的定价策略,还做了外挂系统PCA,CSP前前后后做了有一年多,伤痕累累啊。碰过这个项目的人也有无数,Jean、Nicole、Alex、Suman、王娟、Bruce、Tom、Cybele,我想我一定是漏了谁,因为印象中还有更多的名字,对了,忘记我们的QA了,Tony、Meg、Lionel也都曾经参与过。
  也有做得比较愉快的项目,印象深刻的体验是在做QRule的时候,QRule是用来作代码规范检查的一个小工具,是船长的创意,后来我利用业余时间开发完成,这个插件在技术上是比较成功的,基本上覆盖了C#编程规范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规则,主要技术点就是正则表达式,在做这个工具之前我对正则表达式是一知半解的,做完这个工具之后,我基本上一跃成为HI0正则方面数一数二的人物了,QRule还给我赢得了一次季度奖。可惜的是后来产品推广的效果不是很理想,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截止我离开的时候,这个Tool也是半死不活的。
  刚才提到PM,不得不提一个人Wendy,我不知道有没有记错名字,ERP Team的PM,这是个美女,可是千万不能被她的外表所欺骗,此MM异常凶悍,经常隔着电话线破口大骂,通常都是因为开发出来的系统出现BUG,或者她讲的需求这帮兄弟不太理解的时候,例如“你猪脑子啊”、“你有没有脑子”之类,貌似曾经创造过连骂半个小时不喘气的记录,而且有一次我们的新人同仁还被她骂哭过,实在是“非一般野蛮PM”,不过幸运的是我始终没有接过她的活。我在猜想,按照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大概是使用了“替代”这一类型的“防御机制”,也就是说大概此人在生活当中是不怎么幸福的吧,总要有一人出口吧。
  从CK3转到HI4的兄弟,最早离职的是BOB,很优秀的业余的篮球中峰,据说是来了上海,据说是去了新蛋,但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再联络上,后来因为HI0成立了HI5,要把部分BQC的项目单拉出去做,当时的ClubBenQ也在单拉之列的,于是要从部门中把相关项目的人也要派过去,于是Tom、Jean还有Anders、Ken、Bruce、Stone,都过去了,当时的感觉就是把HI4的一只小分队拉过去组成了一个小部门,Jean就是在那个时候离职的,Tom也没有呆多久也离开了,这两个人的离开如果用一个感叹句来表达的话,那就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对留住优秀的员工实在是太太太重要了”。突然又想起了Suman、Pial,这两个外国留学生同事,也前后离职,所以我最后成为唯一一个留守在HI4的人。唯一留守的人,时常在考虑要不要走,何时走的问题,大概很少有人会想在明基定居的吧,除非是那些已经有房有妻的人。后来经过综合考虑,决定还需要稳一下。留守的日子不清闲,除了工作上的杂七八拉的事情外,自己还做了“点”事情,这“点”事情非三言两语可以讲得清楚,便不在这里赘述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经历了这点事情,我成长了非常非常多。
  在明基最后半年,我作了一次职业转换,申请轮岗做QA。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做QA相对RD要轻松一些,同时可以尝试不同的职位,积累更多角色的经验对将来的职业之路肯定是非常有帮助的,于是就轮了。现在看法,当时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
  在明基的两年多,我给自己在明基定性的总结就是“始终没有打开局面”,离开的时候与Jimi面谈,我也很坦白的跟Jimi说感觉在明基始终发挥不出来,Jimi说这也有部门的原因,一个员工的绩效如果不理想,作为公司确实是要承担起责任来,这是员工开发的部分,一个优秀的企业一定是懂得如何开发员工,帮助员工提高绩效的。不过说实际一点,一个新人的绩效与两个因素有非常大的关系,一个是有没有跟对师傅,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有没有跟对项目,但归根到底还是看所在项目那个带队的人,否则完全靠自己独立打拼,胜算是小很多的。
  在明基的文化生活是让人很难忘却的,印象深刻的有好多好多:沙滩排球赛的拉拉队策划,想了LOGO横幅等,后来还当了一回枪手在内刊上写过一篇软文;篮球赛场上充当狂热球迷,扎头巾敲大鼓;巅峰战将营,四天三夜,永不言败;火锅大赛,客串导演,做了一个《无稽》的短片;参加公司内部的摄影社出去外拍,还有模特MM;去西山采茶;杭州自架游;在准明基论坛上疯狂回帖,搞得HR主动找我要给我发奖品,以资鼓励……
  明基给我的记忆留下太多难忘的东西,现在作为明基大学的一名毕业生,混在上海,身上始终有抹不去的BenQ印迹,运动水壶、巅峰战将的宣传手册,甚至在今天我和同事说,“只有多交流,多沟通彼此才能够有更多的成长”,她说:“我一听你说‘成长’,就想到台资企业”,天哪……
  祝愿明基,虽然你刚刚经历一个不幸的婚姻,离了就好了,一切随缘吧!




 进一步交流: 扣扣,是用来扣的    

上一篇: 《NLP沟通心理学》笔记
下一篇: 眼睛泄露你的秘密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余波 明基 记忆 离别
相关日志: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
Ken
回复回复Ken[2008-03-25 04:02 PM | | | del]
看到了我的名字,不得不留名庆祝一下。
todd
回复回复todd[2008-03-13 09:11 AM | | | del]
about "所以我最后成为唯一一个留守在HI4的人"
HI4还有很多人呢吧。
匿名_218.4.73.211
回复回复匿名_218.4.73.211[2008-03-12 05:16 PM | | | del]
应该是HI4的余波
发表评论
昵 称:
邮 箱: 支持Gravatar头像.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