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明基(2)

初尝啤酒


  HI4的小名与啤酒有关,有时候叫“我爱啤酒”、有时候叫“啤酒爱我”,还有时候叫“爱我啤酒”,在明基内部,提起“啤酒团队”,知名度还是比较高的。
  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一个人的人格在儿童时期便形成了,如果把明基三年的职业生涯比作整个人生,那么在CK3的日子基本上已经形成了自己的职业人格了,带着CK3的“人格”进入HI4,从此开始接受HI4生存能力的历练,自始至终的感觉是在HI4,我没有找到自己在职业生涯上的切入点,所以一直没有打开局面。
  我是一个崇尚快乐生活的人,所以我时常关注自己的生活品质,我在明基总体的生活品质是比较差的,倒不是因为公司的原因,而是我自己有意作出的选择,这种选择有一个明显的事件拐点,那就是购买笔记本电脑。其实我一直都是一个穷人,经济层面的贫穷,购买笔记本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本来就显得有点奇怪,穷成那样了还买笔记本,事实上这笔记本是分期付款买的,从拿到电脑到还清贷款用了近一年的时间,经常性的因为还贷而捉襟见肘,不过现在回头来看,拥有一台自己的电脑是非常正确的决定。
  也许你会奇怪,“拥有一台电脑”怎么会成为生活质量的拐点,其实看官如果也有过拥有电脑的经历就会明白,在拥有自己的电脑之后,生活就开始变样了。我的笔记本是04年6月底拿到手的,而在此之前的生活方式和思想状态基本上维持在一个相对独立的层面上。
  买本本之前,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泡在了公司,每天早上坐公司的第一趟班车到公司,晚上乘公司最后一趟班车回去。呆在公司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可以在公司上网,网络这东西在大学就上瘾了,有网的地方就有吸引力,其次可以在公司吃顿免费的晚餐,其实呢,羊毛出在羊身上,公司是在创造加班的一些条件。一开始公司是只要呆在公司呆到六点就可以下去吃饭的,后来改成了必须八点之后刷一次卡,这晚餐公司才埋单。当一个人每个月的薪水只有一千来块钱的时候,这晚餐的开销就不能够不在意了。那个时候,我们怎么也没有办法理解,为什么那些老人(注:一般在明基比自己早入职的人都叫老人)每天下班都急匆匆的赶回家,连免费的晚餐都不吃。直到后来,自己才慢慢明白,生活可以有另外的过法。
  CK3的三个月,体验了一把生活的丰富,除了经常性的集体腐败,还爬过一次灵炎山,去过一趟千岛湖,然后宿舍里的几个兄弟又比较爱玩,于是有事没事我们就出去蹦迪,有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是逢周末必去石路的滚石娱乐,那段时间也真是非常有激情的事情。生活的丰富加上平时又喜欢舞文弄墨,所以就寻思着开始写点东西,小东小西的其实也写过不少,为什么不去写部大的呢,说干就干开始寻找确定主题,后来就有了《我不爱你》的连载,不过惭愧的狠,这部小说只写了一半就被搁下了,而搁下的分界点也就是买了本本之后,原以为有了笔记本写写小说会更方便一些,所以有理由相信对写作是有帮助的,事实上并非如此,买了本本,就开始“堕落”了,时间被大块大块的用于了另外的“更重要”的事情。
  买本本之前,主要的写作场所是办公室,每天下班之后的那段时间基本上都被充分利用了。回到宿舍里的时候,如果想写,会先用笔写好,然后再到办公室转成电子档,因为大学的时候就学会了五笔,所以基本上行文的时候思维并不会受到打字速度的限制,高峰时期一周可以出两个章节,万余字。写连载的那段时间有大约半年的时间会隔天跑步回宿舍,那段时间的身体感觉也非常的好,宿舍里的兄弟说我有点不可理解,说我精力旺盛,其实不是因为精神旺盛去跑步,而因为跑步才精力旺盛的。
  HI0的生活是严谨风格的,典型的研发气质,显然也是缺少人文关怀的,我一直觉得对于技术人员,要给予铺天盖地的关怀都不为过,否则很难真正意义上的驾驭。从一个相关宽松的环境中移植到HI0多少有些不适应的,HI0有一些欠人性化的规定,例如上班一定要穿有领的衣服、上班时间不能听耳机、下班也不能够看视频,这些规定真是很土,你可以辩解说其实你听听音乐看看视频也没人管的嘛,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有这样的管理规定呢?形式主义。更有甚者,HI0有一段时间为了执行晚上不可以看视频的规定,若干主管还轮流值班巡视。
  企业大了,就会生病,所谓大企业病。生病没有关系,怕就怕生病而且不自知,知道了还讳疾忌医,那恐怕迟早会病入膏肓,终极“离大去之期不远矣”。
  努力工作与快乐工作不是件矛盾的事情,如何让员工快乐的努力着,这是每个企业要考虑的问题。不要一心想着让员工努力努力再努力,不去想如何让员工快乐快乐更快乐。不知道是谁说过,那些整天想着赚钱的人是赚不到钱的,你要想办法去做点对用户有价值的事情。如果企业把员工当成企业内部的客户的话,那企业是不是要多考虑一下员工的想法呢。其实说到这里,我又不得不说另外一件做得非常愚蠢的事情,有一段时间,迫于公司内部离职率的压力,ITS接到某高层的指令,要求封锁51job等国内著名招聘网,自那之后,公司内部再也不可以访问这些网站,真是不知道有此“创意”的那们仁兄是怎么样的脑袋,难道他觉得公司同仁除了在公司里能够上网,就再也找不到别的地方能够上网了嘛,显然是治不了标更治不了本的决策,这样的人应该拖出去重打五百大板。
  HI4是HI0矮子中的将军,这是欣慰的一点,部门里的气氛也相对宽松,不过大环境的作用是非常明显的,所以HI4内部还特别策划过几次活动来对大环境的作用进行积极的防御。
  人员从Ck3过来了,项目也从那边带过来了,我一直跟着Asta做部落的,Town3.0,后来开始升级成Town4.0,然后换了个名字叫ClubBenQ1.0。Town3.0先产生了一个精华区的CR,由我跟的,初步体验了一下HI0的开发流程,当时的感觉是专业多了,不过也觉得有些地方挺麻烦的,变通的地方不多,说到底,有点官僚气息。这个小CR很快就做掉了,然后我、TOM、Jean,还有原本就是HI4的Anders几个人被放进了ClubBenQ1.0的开发当中,“恶梦”从此开始……

 进一步交流: 扣扣,是用来扣的    

上一篇: 工作流
下一篇: 《我不爱你》读者反馈专用帖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明基 记忆 啤酒
相关日志:
评论: 2 | 引用: 26 | 查看次数: -
发表评论
昵 称:
邮 箱: 支持Gravatar头像.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