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帐]一边QCon,一边扯淡



1,月初,去北京参加了QCon。我(@ppcode/@余小波)是带着两个主要的目的去参会的,一个是嗅嗅技术发展的方向,好结合我们的现状迂回前行;另外一个目的是和老朋友们聚聚,再顺便结识更多的同行,好向他们取经。现在来看,这两个目的都达到了——已经基本清楚在过程改进方面,我们的方向是什么,在架构重构方面我们的方向是什么,同时还认识了很多同行(预计不足,名片提前用完了),还与其中一些人有深入的交流。

2,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来参加QCon了,除了QCon我还参加过MSUP的亚太研发团队管理年会(MDP),CSDN的软件开发大会(SD),总体感受是,QCon与我们更近,大部分话题都来自互联网一线。同时从参会体验上来讲,QCon也比较注意细节,总之以泰稳(@taiwen)为代表的主办方很用心,所以去年QCon一结束我们就决定以后还来。

3,听说QCon打算一年搞两次,7月在杭州还有一次,这不禁让人担心了,质量不要滑坡才好。从企业的角度来讲,大概也没有精力一年追同一个会两次的。况且,会议成果的消化是需要时间的,半年恐怕是个比较乐观的时间。何况,半年的时间,行业的变化会有多大呢?所以不是十分看好七月的QCon杭州。

4,要特别感谢一下池建强(@sagacity)同学,7号晚上,他在推上告诉我BetaCafe有一个小聚会,喜欢凑热闹的我马上心动了,何况BetaCafe又是著名的互联网人士的集散地,于是查了一下路线,就打车杀过去了。去了之后,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讲师碰头会,QCon所有主题的讲师聚在一起聊天呢。经泰稳(@taiwen)同学的邀请,我就加入他们了,还拿着麦作了个自我介绍,侃大山嘛,这咱还是会的。

5,自我介绍还是有用的,一提到5173,马上引起了一位同学的注意,这位同学就是ThoughtWorks的首席咨询顾问胡凯(@iam胡凯),原来同业好望角的系统就是出自他们之手,甚至好望角最初的技术团队也是他们帮着组建的,好望角的自动化交易做的很出色,前段时间已经被盛大相中了。不过,听下来,连顾问加实施,前后投入了好几百万,够奢侈的啊。难怪传说好望角的营收一直不咋样,Cost太高了吧。据说,后来也吃不消完全自己接过去弄了。

6,大家聊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刚刚下飞机的大辉(@Fenng)同学来了,绝对的姗姗来迟,此同学还是BetaCafe的股东,居然也是第一次去。大辉同学是一位热心的好同学,前段时间还请他帮过忙,感谢国家,感谢大辉。


7、感觉没怎么聊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泰稳同学就开始轰大家回去了,还准备了专车接送,这小子心里有数着呢,是要讲师们把精力留在第二天QCon的现场吧。


8,对了,发现每次会议(甚至小范围聚会)都能够碰到老庄(@zhuangbiaowei),后来一想明白了,这个现象应该起自老庄加盟盛大之后,盛大现在是一家对行业会议很热衷的公司,凡会议赞助必有盛大,这次QCon赞助商中,盛大是钻石级,Oracle也只是拿了个金牌级,盛大自己还有一个不错的互动平台“互动娱乐专家讲堂”,被Amy她们办得也有声有色。其实盛大的意图也很清楚的,提升品牌,然后顺便招点兵买点马。

9,认识老庄同学有一些时间了,认识老庄的时候,老庄还在印客,当时是周筠(@yake52)老师在印客的会议室组织了一个小聚会,邀请了《走出软件作坊》的作者阿朱,我就去打酱油了,隐约那天聊得还很晚,零点以后收的工。好像当时与会的还有衣橱网老赵(@jeffz_cn),博客大巴车东(@chedong),博客园杜勇(@dudu),一帮爱凑热闹的人哪。再后来大家就开始去车东的start-up沙龙凑热闹去了,这个沙龙还在我司搞过一次,可惜的是车东去了北京,这个沙龙就没组织下去了,群龙无首还是8行DI。

10,8号午餐的时候碰到大辉(@Fenng),问我晚上去不去BetaCafe,我问又有什么活动吗,大辉说有好几个朋友约他吃饭,他说哪吃的过来,干脆一起约到贝塔群聊下,这样的群英会我当然是有兴趣的。约六点一刻京仪大厅一起过去,结果那天下午最后一场听大宝同学(@大宝_sodme)的主题来着,他试图把几个小时的内容一个小时讲完,于是就不可避免的拖堂了,我一看都六点十分了,只好先撤了。其实原本没打算听这个主题的,后来发现此主题的讲师就是我微博上粉的那位,决定临时换场子膜拜来着,结果只膜拜到内容,没时间膜拜到人。

11,和大辉(@Fenng)、曹政(@Caoz),三人一行抵达贝塔,现场已经来了一些人,交流的气氛很热烈,超过前一天的讲师碰面会。人很多,只和部分人交流了一下,和大众点评的王宏(@dp王宏)聊了聊平台重构,他们在尝试转到JAVA平台,这方面我们是有过深刻体会的;和百姓网的潘总(@潘晓良),聊了聊跨职级管理;和车东(@chedong)聊了聊职场那点事。后来JaveEye的范凯(@robbinfan)也过来了,据说范同学是粉曹政同学的,于是大家一起聊了聊流量那点事,基本上这二位有流量为王的主张,认为有了流量,其它好办,正面案例是360,Facebook等等。大概因为我是电商行业,所以我的一点小小的补充就是,更要关注转换率,否则流量就是负担,反面教材是51.com,流量够大,但转换率没有,现在已经快没落了。

12,和范凯(@robbinfan)换名片的时候,他还没有看名片,就直接的叫了我的名字,这让我有点小意外,好多次听朋友提起范同学来着,一直想找机会粉一下来着。后来聊起来才知道,原来范同学有在看我的博客,而且看了几年了,实在是荣幸。后来一起出去嘘嘘的时候,范同学问我最近咋不怎么写了,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回答,说是比较忙,其实主要还是懒了呗。另外,范同学还提到我的博客写的都还挺长的,于是决定检讨一下,尽可能写短一点。用比较少的话把事给讲清楚还是有些挑战的。这次尝试用流水体,也是缘于这样的考虑。

13,无独有偶,和见范凯真人的事有点像,只是主角换成淘宝的过程改进的专家李宇(@yinluotianse),最早注意到这位同学是缘于她发在程序员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也是讲过程改进的,那篇文章看得我很是羡慕,心想着如果哪天我们也可以做到文中所述,那该有多么美好啊,然后就开始有了接触。在李宇的主题结束之后,我还不是十分确认李宇与璎珞天色是不是一个人,换名片的时候,公司名片用完了,就递了一张个人名片,上面有我博客的LOGO,我刚说我IM上好像有你,李宇同学直接一句,啊,我一直看你的博客。于是我就索性省去寒暄,直奔主题的请教了几个问题,聊得很愉快。互联网时代,真是一个有意思的时代。

14,再后来,现场来了一位高人,盛付通的俞强华,我至少在三位同事那里听说过他的名字和若干传奇故事。一开始我不知道对面的这位就是俞总,虽然坐在正对面,但桌子比较长,也一直没有机会换名片,只是感觉这位好像挺儒雅的,但言语中又有许多坚定的东西。到最后,大家开始脱离桌子作布朗运动式交流的时候,才有机会换了名片。不一会俞总就提前走了,当时还满后悔没有抓住机会深入交流下。好在,第二天QCon的时候,又在过道里碰到,于是赶紧凑过去,和约了俞总约到楼下大厅,要了一壶茶,开始坐而论道,当然主要是我在请教他的看法,俞总给我讲了很多东西,让我印象尤其深刻的是有关强者之心的观点:拥有强者之心的人,不惧困难,敢于杀出重围;拥有强者之心的人,有慈悲心,如果有人完不成任务,也会觉得情有可原,可以重新来过。后来还谈到一些具体的内容,比如对于经理、总监、VP各个职级的核心能力的探讨。还谈了刘邦成事之初汉三杰(萧何,韩信,张良)的定位与分工。总之,很愉快。最后八卦一下,后来俞总被一位蛮有气质的女士约去午餐了。

15,不好意思,刚才跑题了,拉回BetaCafe现场,大家谈兴正浓的时候,服务生过来说要打烊了。汗一把,记得杭州BetaCafe的一大特色就是可以挑灯夜战的,这里怎么还有打烊一说。后来才知道,可能是选址的问题,店在商场里,商场要关大门的。后来,大家开始陆续散了,车东(@chedong)提议,要不再找个小场子继续,于是车东(@chedong)、大辉(@fenng)、曹政(@caoz)、王宏(@dp王宏)还有我(@ppcode),五个人又辗转杀到京仪大酒店的大堂继续扯淡,基本上还是围绕着互联网产品,人员管理,职业发展等话题。这一聊就是一点半,中间泰稳同学还过来打了声招呼,说你们还在聊啊,可不是嘛,为了助兴,我还给大家去小卖铺找了点干粮、酒水,好欢快。当然,后果是第二天几乎爬不起来了,好在第二天早上的主题不是我的菜。

16,对了,在QCon期间,还有一件比较杯具的事情在发生,我的域名备案失效了,有关部门不给解析了,于是网站挂了。其实我原本有域名备案的,后来空间服务商换了一次,备案信息没有变更,就中奖了,原本想着简单变更一下就好了,后来结论是不行,得重新申请。出差期间,碰到这种闹心的事情,杯具啊。没办法,于是到酒店商务中心打印材料,五元一张,太黑了,另外还请朋友帮忙把照片处理一下。各种材料准备齐了,相机拍照,交过去先预审一下,免得材料邮寄过去还不合格。离京回沪之后,把材料快递给一个神秘的地址,然后两天之后,域名恢复了,神奇吧。

17,尽说开会的事情了,会要开,娱乐还要进行。这次北京之行,也转了转,第一天去暴走北大来着,感受一下中国最高学府的气氛,总体感受是很有底蕴,文化类活动是相当的丰富。本来还想着再暴走一下清华的,结果被保安拉住了,死活不让进。只好作罢,刚好一老友电话过来,说已经在路上,快到我这里了,便往酒店赶了。

18,这位老友是大学时就认识了,最早认识是因为了会大家都迷计算机,更准确的说是都迷聊天,迷灌水,灌着灌着就成了朋友。这次一见,大家变化都很大,都当爹了,都处理过婆媳关系,都成了家里的顶樑柱,都面临职业的压力,都是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挣扎……

19,在北京开了三次会,第一次去了故宫,第二次去颐和园,这次是去了八达岭长城。对于这些景点的总体感觉就气派,大,雄伟。三次北京之行,浅浅的感受到北京与上海的不同,北京人大气,好面子,重分享,喜欢扯淡,上海人精致,包容,小资,喜欢装B。北京的生活成本低,餐饮分量足,堵车很严重;北京,噢不,应该说只要有车船码头的地方,就有坏人,我下意识的认为北方人民很友善,容易放松警惕,所以去八达岭的公交站那里差点被宰。这不怪北京,怪我太没心眼了。

20,我错了,我又写了篇不短的博文,范同学,改习惯很困难啊。其实我想说的是,我的话还没有讲完,恐怕还需要一篇《一边扯淡,一边QCon》才够……

特别感谢:
本文配图由推神大辉同学(@Fenng)友情提供:)

 进一步交流: 扣扣,是用来扣的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
发表评论
昵 称:
邮 箱: 支持Gravatar头像.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