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资治通鉴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资治通鉴]司马光的人才观

  
引用内容 引用内容

余波:
  貌似在上小学的时候,我们的班主任就开始用“要做德才兼备的人”来教导我们,而这个词的出处可能就是司马光在公元前四〇三年的这段话。司马光老先生的这段话的影响力真大,一传就两千多年。司马先生把人性简单的抽象成才能和品德两大基本属性,建立了一个最古老的人才模型,把问题通过建模简化了,大功一件。只是他对才能和品德的划分是是含糊的,似是而非,很难应用。事实上,人性是非常复杂的,幸亏后来西方出了些心理学大家如弗洛伊德,通过另外的模型,把人性重新梳理了一遍。
  司马光是一个保守的人,所以他宁愿用“愚人”也不愿意用“小人”,是承担不了那样的风险,在君王时代,如果碰到小人,确实是一不小心就把命给搭上了,可以理解的。而在现如今,人们对才能和品德也有了新的理解,所谓才能更多的是指办事情的能力,而品德就是人品如何,办事情的能力很容易就可以判断出来的,交几件事情办办就行了,而人品这个东西,恐怕需要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所谓日久见人心,其实日久未必见人心的,这也是对人力资源的一个大大的挑战,用人的风险也在这里堆积。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感激司马老先生,他建的这个人才模型,对于我们把握“大局”还是有积极意义的,就像蒙牛的牛根生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有德有才,我们破格重用;有德无才,我们培养使用;有才无德,我们限制录用;无德无才,我们坚决不用。”。


引用内容 引用内容

司马光:
  才能和品德是两码子事,普通人很难辨识。看见一个人能干,就称赞他贤明,于是,常常看错了人。才能的意思是“联察刚毅”,品德的意义是“正直中和”,才能是品德的基础,品德是才能的主宰。像湖北安陆的竹子,最为坚韧,然而,如果不矫正它的弯曲,不刮平它的竹节,用来做箭,就射不穿坚硬的盔甲。河北西平的铜最为贵重,然而,如果不熔化,不锤炼,就不能产生强大的打击力量、才能和品德兼备,就是“圣人”,才能和品德都没有,就是“愚人”,品德胜过才能就是“君子”,才能胜过品德,就是“小人”。作用一个人担当大事,假如物色不到“圣人”、“君子”,那么与其用“小人”,还不如用“愚人”。原因何在?盖“君子”把他的才能用到善行上,“小人”却把才能去干邪恶勾当。把才能用到有益于社会的工作,犹如锦上添花。把才能去从事邪恶勾当,可是一种灾难。“愚人”虽然想干坏事,智慧既不够,力量也不足,好像初生的小狗,想要咬人,人只要一举手,就可以把它制伏。而“小人”不然,智慧足以发挥他的邪恶,能力足可以完成他的暴虐,简直是老虎生了翅膀,带给人们祸患,更为严重。“品德”使人尊敬,“才能”使人喜爱。尊敬的容易疏远,喜爱的却容易成为亲信心腹,所以很多掌握权柄的人,被有才能的人蒙蔽,而忘掉有品德的人。自古以来,国家的乱臣奸佞,家族的败子浪子,因才能有余而品德不足,促成覆亡的例证,多得不胜枚举。


更多内容:

更多...

Tags: 资治通鉴 人才 司马光

分类:资治通鉴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778